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蓬蓬的教书生活

做梦、寻梦、追梦-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触“忌”  

2014-07-20 21:51:11|  分类: 教育叙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做教师时,一次正在上课,其他班一学生透过玻璃窗向内窥探。我拉开门,冲该同学嚷了一句:“去,别在这儿捣乱!”以我治理学生的威严,搞这种热处理十有八九是一锤定音。但这位同学非但不惧,反而凑近我大声反问:“我这叫捣乱?” “那你说叫什么?” “叫什么也不能叫捣乱,你说我捣乱就不成!”批评学生,我站惯了居高临下的位置,现在看到对方的火气,我真有点不知所措。幸亏校长闻声赶来,他拍了拍该同学的肩膀说:“去上你的体育课吧,我证明这不是捣乱,只是有点干扰,行了吧?”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他悻悻而去。我却卟哧一笑,什么差不多?该同学言外之意就是说给他的批评降了一级——“差不多”,而我琢磨“干扰”和“捣乱”倒是差不多。事后校长解释说,以他的举动,你批评他再重一点他也不恼,唯独不能说他捣乱。由于好动,该同学经常搞一些“恶作剧”,学生们都叫他“捣乱虫”,为此老师、校长狠狠地批评过他,现在有所进步。但“捣乱”二字对他来说却是世界上最寒碜的字眼,他是怕别人说他捣乱,这是他的一忌。

如今,做管理工作已经多年,前几天发生的事却引起我深思:

一次,见一老师因作业问题对学生进行批评,气氛很平和。就在该同学临出办公室时,我说了一句:“以后见到你家长,也得告诉他监督你写好作业。”我的语气也平和,没想到该同学赫然变色,声调有点颤抖地说:“您去,您这就去我家!我妈要知道了,我跟您没完!”这真是平地惊雷,弄得我目瞪口呆。这回是他的班主任老师挡了驾,说道:“不要发火,这么点小事哪能让你妈知道呢!再说,校长也不认识你妈和你们家呀!”该同学瞪了我一眼之后去了。班主任告诉我:“这位学生最忌讳有错请家长,他爸爸几年前病故,母亲又多病,他最怕邻居说他这个独苗不让母亲省心。别看他在校很一般,在家还真是个孝子呢!”

这两位同学都由于特殊的环境而有自己特殊的忌讳。我的触“忌”若不是知情人及时“解围”,还真有点难以招架。由此我想到:我们教育者使用批评手段,有时效果不佳,甚至使矛盾激化,恐怕与不深入了解学生有关。作为教育者,要注意对教育对象的调查研究,包括他的家庭、他的习惯、他的爱好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他的心理、他的忌讳等。当然,并非多数学生都有特殊情况下产生的特殊忌讳,那样的忌讳要查清楚也实属不易,而且有些忌讳也并非非避不可,通过教育是完全可以改变的。但作为教育者,不能全面深入地了解受教育者的情况,往往就丧失了教育的主动权。

另一方面,特殊的忌讳形成了鲜明的个性特征,但个性也是隐寓在共性之中的,“闻忌起火”也正是出于一般人都具有的维护尊严、取得信任的需要。如果我们在进行教育时充分注意了对被教育者的尊重和信任,就一定可以大大减少对那些特殊忌讳的触犯。忌讳,除了特殊忌讳之外,还有一般人的常情忌讳,如果没有对学生的尊重和信任,即使你进行了周密的调查了解,避开了特殊环境中形成的特殊忌讳,也无法避开普遍存在的常情忌讳。

尊重和信任学生是避学生之忌关键中的关键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